• 离上次更新,已是半年。

    半年的时间不长,却经历了很多事情。回想这一段时间里的生活,脑海里便是噼里啪啦的闪回,可竟然连一个完整的片段都无法好好的整理出来,脑子里装满了东西却就像打翻了的书柜一样,无从拾起。

    做得最多的,还是拍照。让我干到痛苦焦躁,又开心满足的事物。

    自身也可以察觉到这半年来能力的提升,不是指照相的技术,是思考和观察的方向。虽然都是浆糊,却总也好过没有。如今最缺乏的是勇气,只要突破这一点,我知道自己可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位置,但对我来说这个坎儿有些难于逾越。

    说到勇气,今年的自己终于敢于面对自己的内心,自己想要做什么,想要得到什么,目的明确。也许在这个国度,你不用担心周围的人给你的强制“关心”,也不会有人觉得你地位高大或者地下,大家都是平等,没有谁看不起谁。只要你做得好,就会迎来尊重。

    我,想要自由。当然这半年让我明白到人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,这种自由有限到可能让人觉得30平米的房子也足够大的错觉。但是,我也愿意在这种有限的自由里飞翔。每次想到这里,心里的火便熊熊的燃烧起来,来吧来吧让我直面自己。

    这么多年下来,让我知道自己是个停不下脚步的人,我不停的换着城市,看不同的人感受不同的生活方式;而这一年来,我经常告诉自己要多了解自己,多去明白自己的缺点,然后无形地会逼迫自己能够去改正哪怕只是一丁点。我希望自己是个时常能进步的人,我没太大毅力,我喜欢半途而废,我意志也不坚定,但是只要今天比昨天多一点毅力,多坚持做着同样的事,多强迫自己一下,会发现一切到后来都会美好,而这样的心情,会让人觉得,今天这样逼一逼自己真是太好了。

    有一件事让我在这一个月内一直挂心。妈妈在家的时候得了荨麻疹,是个需要长时间调理的病。虽然还没有很严重可也让我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动摇,要不一毕业就回国吧?可也想在这边就职试试,没体验过的总想体验一遍。只是强烈地想要跟家人在一起的心情每天都在内心反复着,让我陷入矛盾之中。想到最后也没有结果,不如let it be好了。一切都等毕业了再说。

    记忆,在大学毕业前我记得自己的记忆力还是相当强大的。但是到现在因为事情太多导致忘性特别大,经常几秒后便忘了刚才要干什么。后来我开始不相信只让记忆停留在脑海里,开始把要发生的都记在本子上,或者画在本上。记忆不仅会忘,有时候还会错乱,这样做都是为了不让自己混乱。

    半年时间,我思想里的东西很多都改变了,以前认为改变是自己顺流社会而改变太愚蠢,而现在会认为,改变没有什么不好,或许这就是人生。

    太正常没什么不好,不正常也没什么不好。就怕中庸不思考。

    最后借用《排球少年》的一句话来鼓舞自己:飛べ!

     

  •       晚上听Sammi的《我应该得到》。自上一次完整的听已经是很多年前了吧。很多到我还未成年,以至于我也记不清那时候听这些歌的心情了。只记得当年心里想着,无论如何都要回到小时候住过的城市,因为它离香港很近,那样我就可以离香港很近。
         我对香港有着特别的情结,我想是因为文化的熏陶。那个年代,恰恰是香港音乐、电影、电视等媒体最发达最红火的年代。现在回想真是无比幸福的事情。
          所以喜欢上Sammi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          说道这张专辑,99年的时候发行的,流行音乐的重心开始倒向台湾,香港众多艺人也开始往台湾发展。那时候,大家都还很认真的在做专辑,风风火火如火如荼的。正因为这种认真所以那些年的专辑真是耐听,而且盗版并没有那么泛滥。即便“流行”已过,很多年后还是脍炙人口。
          话说我99年在干嘛呢?那时候这张专辑买的还是磁带,于是只能顺着听,倒带太麻烦,反而因为如此,每一首歌都听得真切,性价比就变高了(笑)。当然其中也有不喜欢的歌,但整体下来,这张专辑的含金量远远超过她现在专辑(虽然现在也不能说没有认真制作)。
          99年似乎是我人生中不太想提起的年份,也许是潜意识想忘却,也许是当年只有枯燥无聊的学校应试生活导致,那一年的记忆真的就被我舍弃了,想来真是无奈,因为自己曾经对自己的回忆那么地珍视。(那三年除外吧)
          那些年的时候,Sammi就是精神支柱,抱着破旧的复读机,劣质耳机里传来沙拉沙拉的声音与mi的歌声,那就是我全部的世界了。我记不住的数学公式,背不下来的课文,全部都在音符下渐渐消失。哪怕这种心情非常短暂,我也乐在其中。或许在那几年,我就开始学会让自己独处,享受孤独的能力。
          那个年代我不懂情爱,从歌词中获得只言片语,去体会它,仅仅作为一个故事体会。情与爱只是与我无关的故事,而我似乎也不憧憬。
          可我就是被这样的情歌加上mi的声音所打动,白天黑夜,乐此不疲。
          唯一记得自己当年的样子,就是穿着肥大校服坐在书桌前戴着耳机的样子。除此以外竟无其他。
          一年的时间,只记住了一个自己的背影,和一些碎片的记忆。
          于是那段时间开始我开始写字,用x86的电脑打字,写故事,写同人(笑)。
          当年待过的房间,变成了一个世界。
          当年听过的音乐,成了触动进入这个世界的钥匙。
          不忘。

     

  •  

    每年的一年一度的总结。

    也许每年想说的会越来越少吧?

    总结下2013年来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
    年度汉字:应该是——茫(忙)。

    一月二月都在进学做准备。

    三月中从语言学校毕业,在作为代表学生领毕业证时出了小洋相,嘛大家高兴笑笑也可。接着是跟喜欢的老师们拍照,要离开她们了真是觉得舍不得。她们人都超好的。之后回国,见了一圈毕业后很难再见的朋友和死党。然后某个家伙在外地生病住院,我就在医院住了好些天。说实话挺煎熬的,但是都过去了。

    四月回到东京,进入新学校,合宿,操着不熟练的口语跟大家成为朋友。开始正式的专业课程。

    五月六月以上课为主。最喜欢暗室练习,喜欢看自己的照片从显影液里显露出来的样子。偶尔会因为有些话听不懂而感到气馁和讨厌自己,为啥当初还不够努力。= =

    七月八月放假,做自己第一本摄影集。拍的是福建的几个地方,说实话拍得不令自己满意。因为迷茫着不知道拍什么。之外还找朋友外拍了一套照片。

    九月自己开始打印照片做成写真集,研究了好多书的做法,于是做出来还蛮有点样子的。(笑)

    十月下半学期开始,成绩都是A,学分拿足了,出勤率也没有问题,我顿时安心不少。拍照却越来越迷茫。

    十一月第一次参与学园祭,从小玩游戏就想体验的活动终于体验到了,有种美梦成真的感觉。另外因为九月报名考N1,于是一边上课一边复习,有时候学到想哭。

    十二月,布置了寒假的课题,感到有些压力。参加了同班的忘年会,跟大家一起聊天吃喝还是第一次,总感觉霓虹金是一种自带“墙”的民族,对方总是会跟你非常友好也有说有笑,但要像中国人跟死党间那样的话,估计是一辈子都不太可能吧?不仅跟外国人这样,他们跟自己人也一样。他们独立,却又害怕不在群体里。

    这一年几乎都是在专业里摸索着,一边拿着胶片街拍,一边为自己想要拍什么而迷茫着,另外也苦恼着将来的就职,我知道我的日语还不够好,我也不知道是否能适应这边的工作环境。带着这些苦恼,时不时还钻一下牛角尖,对自己非常不自信。

    但是除了去找去探索去思考去迎接之外,没有别的方式方法。

    另外年底临时决定回国休息这段时间,将Mi的专辑翻出来又听了一遍。那些从小到大的回忆一股脑都随着旋律一起涌了出来,那些曾经在小时候并不太习惯的曲子,却在此时发现了它们的美丽。小时候情感单纯又单薄 ,现在却是复杂且浓厚。歌未变人的思绪在变。每个人也许都是这么经历着而过来的吧。

    于是在年底,当mi发行了最新的专辑之后,传来了与安仔婚讯。于是说不清的情绪又开始从内在不安分的挣扎起来,高兴自然高兴,可有比高兴更深的情感被触发,我有些说不清楚。

    十六年前喜欢的歌手,看着她的一路星途跌宕起伏,患抑郁症然后又从中释放。对其冲动疯狂激烈的情感早已褪去,留下的是平静淡然的喜欢。我想说的是,无论是以前脾气很差的你还是现在的你都喜欢。

    希望我mi幸福,还继续唱很多很多好听的歌。

    而我的2014,也一路顺利。

     

  • 照片都是自己冲自己放大的。

    我果然还是喜欢胶片,比起数码的话。

    数码大多用来拍studio的照片了。哎。

    都是日常生活,忙碌、平淡、充实。知足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大家都好亚撒西。

  • 什么是好照片的。(忽略连基本技术都没有的噗)

    不知道知道专家们是怎么去评判的,但实际上自己也无法去理解,【好的照片】究竟是怎么样的才能称之为【好】。

    很多时候翻看有名的写真家们的写真集时,有些人的照片我也无法去共鸣,也会在脑海里出现:【这都什么玩儿】的台词。也跑过去问过别人,然后对方告诉我,其实好坏定义很模糊,几乎没有定性,大师也会有看不惯大师拍摄风格的时候。就像绘画界里,莫奈也被众多画师质疑过那样,可我却喜欢莫奈的画。

    我不太懂绘画,虽然偶尔也画画儿,但只不过是瞎涂。

    说回摄影,其实我也有很多喜欢的摄影师,不过也有完全无法理解或是不喜欢的照片存在,并非是全部都接受的。

    川内伦子,她在日本的红火程度可见一斑,13年7月出的写真集《あめうち》价格到达6000多日元,内容好些是跟《照度》那本相似的内容。有点类似于ドキュメンタリー感觉的照片。我没有去看写真集的内容介绍,只是单纯的看照片,虽然做了一些特别的编排,但是那种新鲜感在翻到中间的时候就完全减弱了,事实上这一本写真我也并不太喜欢。还是喜欢她以前出的跟生活相关的写真集,不过里面也有一些触到我不能接受的点的照片,但整体来说,川内的写真我还是很喜爱的,跳过这些不太能接受的,翻看多少次都觉得很舒服。这算是一种【好】的存在吧?

    上田义彦,很喜爱的摄影师。我真是能把他能找到的写真集都翻看了,他的广告摄影简直是模范(笑)。上田的淡蓝色色调和画面内的宽广度以及静寂程度都让我爱不释手。事实上知道他之前就看过不少他的照片,直到后来买到一本讲他的广告写真的书,封面是范冰冰,我觉得那张冰冰简直美过她任何时候(个人见解),就是这种一击即中的感觉,让人拍手称赞。

    还有很喜欢很喜欢的安妮莱博维茨以及筱山纪信。他们都是会让人看了就觉得【好】的好摄影师。但是你说【好】在哪里,我觉得这真的就像之前说的,是一个没有标准的东西。而是由于它是否符合你的审美标准,你的偏好,是否引起你的共鸣。比如说安妮帮约翰列侬拍的最后一张照片,也许你知道这张照片后的故事,一开始觉得【还好】的心境也许会稍微不一样。

    之前看到筱山纪信写的一篇文章,拍让人称赞的照片,也许有的照片你根本都觉得不怎样的,但是在别人看来觉得很棒的,千万不要随便丢弃,说不定它真的就能成为被很多人都认可的照片了。这也许也就是【好】的标准之一,但它绝对不是唯一。

    我一直觉得写真跟绘画是一样的,基于技术之上,它们太抽象,也很感性,随着创作者的变化而变化,会有些虚无缥缈,没有一定肯定的标准。音乐也如此,有些电影也是如此。或许所有的艺术,都是如此。

    大致说了些有的没的,都是说给自己听的,写的过程就是一个解析,希望能把困扰自己的问题解开。

    也希望自己的视野更加开阔不受拘泥,能拍出更好的照片。

    To Myself

  • 上周末的时候抱着相机在离家15分钟远的地方一边散步一边拍照。

    那天的天很蓝,尽管阳光充足,但空气中一丝清冷的风告诉人秋天已经来了。

    我就在小巷子里穿梭,四处张望,看到有趣的东西就拍下来。

    不知道那天是什么日子,小巷里多了很多在捡垃圾小学生,三五成群的拎着袋子在街道上搜索,时不时开心地聊上几句。我才发现原来霓虹的小孩子也是有这样的活动的啊,虽然在我看来霓虹已经干净得几乎很少会在小街道上看见垃圾了。

    看着他们认真的样子我也想起自己的小时候,小学时会被安排到操场上除杂草,也是一群人守着一片区域,边聊天边干活边笑。那时候不知道什么叫累,觉得什么都很新鲜。

    走着走着经过一条小川,周围的自然保护得非常好,抬头就能看到Skytree。我很喜欢这条川,喜欢在这里散步,喜欢这里的安静。经常也会碰到来这里散步的人们,男女老少都有,还有サラリーマン。

    非常地安静,偶尔传进耳朵里的自行车的轱辘声,孩童们的嬉笑,老人们之间的私语,以及在这个季节躲在银杏树里叽叽喳喳的麻雀们。这些自然的声音,再加上那一看就令人神清气爽的蓝天白云,在这个时候我就觉得能够看到这么美的风景真是太好了。

    那天走了很多路,看见了很多风景,去体会风中的清凉,去感受那份难得的宁静,难得的心情。

    那天的夕阳,红橙相溶,渲染在天边。

  • 18号那天去了镰仓的海边,顺道去了一趟镰仓高校前。

    我觉得这里是无论如何也要来一趟的吧,如果你喜欢灌篮高手,喜欢陵南,还记得片尾唱着「君が好きだと叫びたい」时,樱木跟晴子在一辆电车过后相遇时,这个地方便成为心里一个不可不看的朝圣之地了。虽然这个地方其实很窄。

    可是这里就是夏天的起始,无论是当年那拨热血少年们的还是我的。

    海边人都不算太多,很宁静。有很多当地的人在六点左右的时候去海边冲浪,他们晒得极其黝黑,无论男女。

    说道这里又想起了北野武【那年夏天宁静的海】。

    似乎在这里有些东西就从电影中脱离,变成了现实。而在这里,偶尔有一种活在电影世界里的错觉。

    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里,或许是一直都喜欢着。

    我的童年以及青春,也许一直都有镰仓大海的影子在里面。

    高校前江之岛电铁经过的地方。顺便说一下,好些站刷卡靠自觉(噗)

     

    实际上镰仓高校和镰仓还是有很大一段距离。藤泽方面通向江之岛。

     

    和同学们在海边BBQ,玩儿水,大家一下都散了,还剩一个印尼来的同学站在那里,他这么寂寞地张望着,让我觉得印尼就在这片海的不远之处。

    最喜欢妹纸><。miku妹纸超可爱,最喜欢小鸟。><

     

    黄昏的镰仓高校前,淌过海水的脚走不动了,玩了一天变得疲惫不堪。真想驻扎在此刻。

    静静地,在这海里睡去。

  • - [起司蛋糕の回忆]

    2013-06-13

    之前在老师和同学面前展示自己拍的作品之后,一个平时性格比较低调,比较个性的女同学跑来跟我说很喜欢我的照片。不过以海外的居多,她说她想看我拍的日本。期待下次能看到我眼里的日本的样子。

    她的话也让我想了很多,什么样的日本才是日本呢?是旅游观光美景类还说小吃美食大街小巷那种?

    我反而渐渐不知道了,来日本之前,觉得秋叶原涩谷池袋京都日料小窄巷子才是日本。而现在这些在我眼前越来越熟悉,慢慢地觉得那只是生活中遇到的地点,而没有把它再当作拍摄对象的可能性。

    所以有时候希望自己一直保持一个新鲜的状态,无论看多少次它们对我来说都是崭新的,而不是已经因为熟悉而变得不太在意的样子。

    昨天跟同学去拍写真集的素材,主题为喜欢的颜色,我选了蓝色,日语中写作【青】(所以有时候我还是会把蓝色跟绿色混淆= =)。

    于是从这一点入手的时候,我渐渐发现,无论哪里都是日本。不是她没看到,而是我根本没有拍出来,拍得根本还不够多。

    而摄影真的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。像美术作品一样,有时根本不懂它究竟怎么样才算一张精彩的作品。不像电影,信息量那么大,你可以从中判断。

    不过正因为不懂才要去学习更多的东西,就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。

    (这三张是后来写真集里没有用到的照片,个人还是非常喜欢D)